我在阵地上——共产党员抗疫手记(程安民博士的抗疫日记)
发布时间:2020-04-17 浏览次数:1243次

2020年疫情来袭,全国掀起了一场抗击疫情的战斗。在战疫关键时刻,无数人不顾安危、挺身而出、奉献自己、播洒爱心。城乡因他们而安,家园因他们更美!

期间,湖北省农业规划设计研究院总经济师孙兵、产业规划所程安民博士、规划师冯华等人,主动成为志愿者深入一线下沉社区,身体力行,成为最美的疫情逆行者。尤其是程安民博士,他连续一个月战斗在疫情隔离点,从他抽空记录的字里行间中我们可以看到满满的爱和感动!

01

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

1月30日

岁末年初,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袭击了武汉。我的城市病了,我的家园病了,我的心也开始忐忑不安。网上各种消息快速地传播,我一个也不放过地关注“头条”和政府官网发布的公告。从那一刻起,我一直守在家中,陪伴我的妻子和刚从美国学成归来的女儿,虽然家里温暖了许多,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定,一个个“怎么办”在脑海里浮现。

除夕团圆饭再也没有往年的热闹,哥哥嫂子都没有来家中团聚,看着一桌子的饭菜,吃的还是不香。每天守在家中除了看书、看新闻,再无他事。1月30日上午,当我接到一个征求我上一线“抗疫”意见的电话时,家中的宁静被打破了。女儿傻傻地看着我,妻子反复地问我“是不是真的要去?”当时那种担心与不舍,让我无法回答,沉默了好一会儿,我毫不犹豫地去房间收拾了自己的衣服和电脑,什么话也没说。她们也明白了,妻子很快起身给我拿了口罩,女儿也不断叮嘱让我保护好自己,我只是“嗯”了一声。当我推开大门走出家的第一步时,我又一次回头望着从相识到相知28年的妻子以及和我们一起生活了21年的女儿,眼睛开始有些湿润,但我强忍着,不能让他们担心。他们站在门口将门缓缓地关上了。

芷岸龙庭10栋2单元。走出楼栋,我不自觉地抬头看着我们家的窗户,久久地,久久地……

一周来,这是第一次走出家门,在宽阔的南湖大道上,偶尔才能看到一辆车,打了一通联系车辆的电话后,我开始有些焦急。怎样才能去20公里外的疫情防控隔离点?大约十分钟后,我的电话响了,是妻子的,问我怎么去,上车了没有,简单的话语略带了些心酸。我告诉她,还没上车,等会就有车,让她不用担心。

在车上,我打开笔记本电脑,开始了医学观察隔离点工作方案的编写,简单的两页文字将整个工作流程和人员安排全部起草完毕,下车后将电脑、打印机及一些简单的办公用品快速地安置到位,正式加入武汉市江夏区纸坊街抗疫一线的大家庭,开始了密接观察对象接收安置工作。

直到次日凌晨2点,我们工作人员才各自回到房间休息,我依然在服务点开始我的第一个值守夜。那时,什么也没想,什么也没问,心中只有一个念想:我的城市养育了我,成就了我,现在他病了,我有责任和使命,必须和他一起共同战胜这场“瘟疫”。

02

心中永远的不安

2月5日

近一周的安置工作,我所在的隔离点共接收密切接触者110多人,转诊6人,每天持续工作18-20小时,送餐、发药、测体温,四层隔离楼房124间观察对象房间,我们五个人都要服务到位,有时还要和他们在微信群里进行心理疏导。

2月5日,这一天让我终生难忘。下午3点左右,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拖着一个小小的紫色行旅箱站在我面前,一句话也没说。送她进来的是江夏区团委,爷爷、奶奶和她的母亲都在医院确诊了,她的父亲并不在她们身边。小女孩名叫“江小燕”(化名),留着一头长长的秀发,穿着泥黄色的袄子,看起来不是很精神,眼睛里带着一种渴望。

我不敢多问,只是接过她的行旅箱带她进电梯上了三楼隔离区(我毅然脱掉了自己的防护服,只戴了口罩,不想给她一种压迫感和紧张感)。

晚餐的时候,我送到她房间,她什么话也没说,一个人独自坐在床边,我也站在那里好一会儿,说,“和你妈妈通话了没有,要不通个电话告诉她你已经到这儿了,让她放心?”她只是点了点头。我很肯定地告诉她,我会每天将饭送到她房间,按时帮她洗头、梳头,她还是只点点头。吃完饭后,我让她洗漱洗澡,等会再帮她洗衣服,她才说了一个字“好”。

这时,我关上了她的房门,下楼继续我的接待工作。晚上12点,我想起小孩衣服没洗,赶快上楼敲了一下她的门,问她睡了没,并告诉她,“对不起,今天太晚了,明天一早一定帮你洗衣服,早点休息”,她的一声“嗯”,让我的内心无比愧疚,在一个带着渴望眼神的小孩面前,我让她失望了,彻夜难眠,穿上防护服,戴上手套、护目镜开始了整个大楼的巡查,再回到值班服务台整理一天的动态观察对象台账、体温监测台账,看一看每位观察对象连续几天每天的体温变化情况,不知不觉到了天亮,我走出大门,在隔离大楼门前活动了一下四肢,为送早餐做好一切准备。

从这一天开始,我就在手机上设置了事务提醒,每天提醒自己对这个小女孩的照顾承诺。

03

天涯同患难,比邻共此时

2月8日

一大早,我就和同事们商量,今天是元宵节,我们这里有130多位医学观察对象,疫情让我们有缘在一起,我们一定要让他们感觉到温暖。于是我们在微信群里送给他们每个人节日的祝福,到了晚上就餐时,给他们每人一份汤圆,并祝她们节日快乐,保持好心情,早日解除隔离。

“你好,8530!今天体温降了没有,咽喉有没有不适感觉?”

“你好,8440!咳嗽好些没有?莲花清瘟一定要按时吃。”

“你好,小丫头!中午你想吃点什么?”

“你好,程老师。我是8699的,我们家小孩尿不湿用完了。”

“你好,程老师。我是8442的,我订购的水果快到了,麻烦帮忙送上来。”

“你好,程老师。我是8666的,我的CT监测和核酸检测出来没有?”

“你好,程老师。怎么今天还是这个饭菜,也不换样,怎么吃呀?”

“你好,程老师。我有皮肤病,没有药,社区里怎么还不送来呀?”

“你好,程老师。我的口罩没有了,纸巾用完了,还有垃圾袋……”

类似的电话,每天一遍一遍地接听着,毫不厌烦地回答着,一个一个的问题我们都耐心地想办法解决。往日的激动情绪在这一刻怎么找也找不到。心里只有一句话,“天涯同患难,比邻共此时。”但愿大家节日快乐,早日平安健康回家团聚。

04

我把灯光比繁星,星光照我夜逆行

2月13日

晚饭后,我还是和往日一样,整理一天的报表和动态管理档案。一个电话让我放下了所有的工作。

“你好,服务总台。我是8316的,我的丈夫体温突然升高……”欲哭无泪的焦急电话,让我迅速放下手中的工作,快步跑向三楼(电梯为隔离对象专用通道)。我敲响了她的房门,没看见她丈夫,她指了指卫生间,她的丈夫正在浴室洗澡,门没有关,我慌乱地走进卫生间,什么也顾不上,让她丈夫擦干水后,拿起电子体温计测了一下他的体温,“37.5!临界体温。”只好安慰她,顺便问了一下她丈夫的其他情况,“咳嗽不?胸闷不?咽喉痒不?”等等一些类似问题。回答都是正常,我就让他先吃了抗病毒药,等一小时后再测体温。

“你好,服务总台。我还是8316的,你们快来救我丈夫,我们要去医院,他快不行了。”

我即刻跑向三楼,边跑边拨打夜班医生电话。当我们走向他房间时,她的丈夫已是面色苍白,大汗淋漓。马丹医生迅速采取了急救措施,大约经过了半小时,120救护车已经到了楼下,我们一同把他送进了医院,办理入院手续,进行全面检查,通过CT影像检测——双肺感染!血象检查显示多项数据偏高!“疑似患者”!直到帮他送进病房安顿好后,我们才松了一口气。回到隔离点已是凌晨3点,但我们心里还是想着8316房的家属,敲了三下房门,她还没有休息,我们告诉她丈夫的情况后,不停地安慰她,让她好好休息,这时她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哽咽地抽泣着……

这一夜,我们艰难地熬到了早晨7点。继续联系车辆,将她和她的小孩送到医院进行筛查检测。幸好都没什么问题。

第二天,回到隔离点服务总台,完成昨晚没有完成的工作。补报13日报表:解除隔离观察对象76人,接收观察对象18人,转诊疑似病患1人,累计12人。

05

春风笑容于今朝,平安健康送家人

2月29日

一个月的医学观察对象隔离安置工作,今天就要交答卷了。我在清晨6点起了床,走出大厅,伸了个懒腰。心里默算着,今天这里的100余人将要全面解除,不,还有10个需要延期继续观察。这一个月共接收医学观察对象306人,转诊累计17人,通过双阴检测和CT检测,正常解除279人。一上午将所有手续办理完毕,中午医院为了我们的安全和健康,通知我中午去医院做了一个全面检查。

下午3点,收到医院的信息,“你是健康的,检查一切正常。”我将这一检查结果迅速转发给了我的妻子和女儿。这一个月来,一直不敢和她们视频通话,怕她们担心,今天终于可以向她们报个平安了。

新的一轮安置工作又要开始了。我仅以一首感言为我们家园加油:

深夜思·送瘟神二首

(一)

你戴皇冠我心愁,扁鹊小蝠竞春游。

英雄儿女相继出,雷火二神镇九州。

(二)

江城早樱俏招手,怎奈阿蝠小虫阻?

众志成城齐协力,驱送瘟神一声吼!

(中央指导组在隔离点指导工作)

分享: